不管大选最后点票谁赢 拜登对中国的政策已经输了

2020-11-4 08:11 PM|
发sa36沙龙国际布者: 好好还123|
查看: 89|
评论: 0|来自: 德国之声


“We can and will overcome the CCP
dictatorship,\” Joe Biden said as he accepted the Democratic
nomination for president with a pledge to heal a divided world.

https://t.co/JGqR5o4Yzq

— Chang Ping 长平 (@chang_ping)

August 21, 2020

美国大选再一次背离民调。时评人长平认为,拜登在对中国政策的论述上暧昧躲闪,避重就轻,白白给对手送分。

民调弄人。再一次。这篇文章想谈谈拜登的对中国政策,截止发稿时尚不知道是对胜利者的监督,还是帮失败者做检讨。不管是哪一种,都很有必要。

对中国政策并没有成为这种大选的焦点,据说是没有必要,因为两党都一致对中国持强硬态度。问题是,对中国政策是美国要处理的一个重要议题吗?如果是,两党如此高度一致,在这方面挑战者的价值何在?

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中共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专制政权,正在全面觊觎美国的国际势力范围,同时也是全球正在经历的新冠疫情的初发地,当然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。事实上,川普也一直在和中国打贸易战,应对中国在新疆和香港的人权和民主问题,并以\”中国病毒\”来推卸自己的防疫责任。

在8月中旬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最后一晚,拜登正式接受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提名后发表讲话,称美国面临着四大危机:新冠疫情、经济危机、种族平等及气候变化。与川普将问题具体化或者过度具体化相比,拜登将问题抽象化或者过度抽象化,而且回避了川普任内最重要的议题:中国威胁。甚至,在气候议题中包括了回到过去与中国合作的可能性。

当时,我在推特上戏谑性地改写了民主党几位大佬的讲话。拜登:将\”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美国这一黑暗季节\”,改为:\”我们一定能战胜中共专制\”;奥巴马:\”不要让他们夺走你的民主!\”改为:\”不要让中am8亚美共夺走你的民主!\”哈里斯:\”没有疫苗可以防治种族主义。\”改为:\”没有疫苗可以防治中共专制。\”

我的意思并不是说,他们所谈的问题不重要。而是想要提醒他们,不应该回避如此重大的议题。回避就等于白白地给川普送分。遗憾的是,他们没有机会听从我的警告。

仅仅看出习近平\”骨子里没有民主\”是不够的

民主党想要回避中国问题并不容易。拜登也多次批评川普对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专制者称朋道友,质问他在中国银行开设的秘密账号,并说习近平\”骨子里没有民主\”,是一个\”暴徒\”,指责川普贸易战失败;甚至,民主党新版党纲中关于台湾问题的文字中也删除\”一个中国原则\”。问题是:他的对中国政策是什么?没有人知道。

拜登被对方阵营称为\”史上最懒惰的总统候选人\”,不仅仅是因为主张居家避疫,未能像川普那样旋风式拉票,还表现在除了攻击对手,并没有清楚地阐释自己的政策。至少,在对中国政策方面,没有人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他并不一个政治素人。几十年的从政经历既是他的资本,也是他的包袱。对中共养虎为患并不是民主党一家所为–六四血腥镇压之后,出卖道义与中共狼狈为奸的是共和党总统老布什–但是冷战之后包括民主党总统克林顿、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小布什都奉行了对中国的\”接触\”(engagement)政策,而拜登时任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。假如民主党对中国政策真的会有很大的变化,那么他显然需要作出反思和说明。

拜登的支持者认为,如果他赢得大选,那么他将矫正川普带来的价值混乱和孤立主义,携手全球盟友共同对付中共,可望更有效地阻止中共迫害新疆维吾尔人、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和恐吓台湾。但是,在\”接触\”政策年代,美国政府被认为携手全球盟友扶持了中共。因此,他的支持者的分析并不是一个默认值,需要拜登出面确认,并描述出比川普的贸易战更加可行的路径。

谁能让中国政府允许国际专家调查疫情源头?

新冠疫情已经造成全球4740万人感染,121万人死亡;美国也深受其害,感染病例947万,死亡人数达23.3万。作为总统,川普难辞其咎。

人类面临如此巨大的灾难,中国政府竟然一再阻止国际专家就病毒源头展开调查。8月份,已经对北京卑躬屈膝的世界卫生组织派出的专家在北京呆了三周,也没有能够靠近武汉。上月,世卫官员证实,正在组建的国际代表团的专家名单须先提交给中国政府审查。

对于中国政府如此荒谬的非人道作为,整天叫嚷\”中国bob综合体育在线病毒\”的沙龙国际川普并无任何作为。而拜登对川普在爱游戏app网页版处理新冠疫情方面的攻击,也完全回避中国问题,而把重点放在戴口罩和叫停经济活动方面–这显然会引发民众对前景更多的焦虑。从选战的角度看,可以说是非常不智。

我写这篇文章都时候,美国大选投票已经结束,计票尚未完成。假如拜登胜选,我希望他能总结教训,拿出正面迎接的对中国政策,而不是暧昧躲闪;假如川普连任,我也希望那些认为他是中共克星的支持者们停止赞美,而是敦促他采取更多行动,实现你们的愿望。否则,正如我曾经批评的那样,他可能事实上正在帮助\”一个非常、非常好的朋友\”巩固专制权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